30亿食安基金没下文 顶新魏家诚信再受质疑

2020-08-10

味全新董座请来消基会前董事长李凤翱,希望能一举浇熄灭「顶」活动;但顶新先前允诺的30亿元基金捐赠都还未完成,新团队上任能否顺利挽回人民信任,外界都很好奇。

受到灭「顶」事件波及的味全公司,日前召开董事会,请出消基会前董事长李凤翱出任新董座,想藉由李凤翱的「消基会民气」来挽救味全。只不过,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上任记者会,身为顶新集团法人代表的李凤翱,至少被问了6个以上「是否拥有实权」的问题,急得他多次大呼「我不是门神,也不是傀儡!」却又不讳言地说,虽然已与顶新集团董事长魏应交互有不干预、不介入、不抵制的共识,但味全需要资金协助时,顶新仍需要挹注。

外界质疑并不是空穴来风,因为顶新先前才允诺要拿出30亿元,还请出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樑成立食安基金会,但除了找不到适当的主持人外,资金也一直没有到位,被外界视为是「玩假的」;现在又找来李凤翱,外界解读,顶新只是想藉由李凤翱帮味全脱困,而非真正要退出味全。

捐食安基金 四兄弟缺共识

面对诚信遭到质疑,尹衍樑日前为顶新缓颊说「顶新最近比较紧」,意指顶新遭抽银根后,筹资大不易;但据了解,顶新魏家兄弟对于成立基金的看法不一,才是30亿元基金至今没有下文的关键。

据指出,越南大幸福黑油事件爆发后,全民发起灭「顶」活动,原本顶新集团还不以为意,没想到事件在选举的政治氛围下愈发扩散,顶新内部推测,味全前董事长魏应充遭到收押的机会很高;当时兄弟不知所措,魏应交便提出成立30亿元基金会的想法,一来希望能争取魏应充不被收押,二来至少能稍微保全顶新集团在台湾的事业。

不过,这个想法却遭到其他兄弟的反对,认为时机过于敏感,而且未必会有成效,「就算成立后,也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」知情人士指出,当时魏家老大魏应州、老四魏应行都持反对意见;但事业主要在台湾的魏应交却是心急如焚,眼见中嘉案併购就要告吹,连101金融大楼的位子也将不保,便拉着当时已经六神无主的魏应充到处游说,甚至还提出「不然我们两个自己一个人出一半」的想法,希望能藉此解决棘手问题。

据指出,其实魏应交有意捐30亿元的想法,早在10月初就产生,但魏家兄弟讨论多时仍无共识,一直到魏应充已经要被检调约谈,魏应交眼见时间紧迫,直接找上尹衍樑请求协助,「听说当时老大(魏应州)不在台湾,等不及兄弟全数同意,魏应交就急着宣布了。」顶新集团高层透露。

然而,魏应交没想到的是,好不容易请来尹衍樑大张旗鼓地举办记者会后,魏应充仍遭到收押,而且检调查出更多的不堪事证,引发外界更不满,对顶新的台湾事业无异是雪上加霜,连魏应交自己也被迫让出101副董事长及执行长的大位,即使百般不愿意也无力回天。

这或许可以解释,为什幺当时顶新这幺急着豪气捐出30亿元基金,至今却迟迟没有下文,「兄弟间意见分歧,捐了钱也已经无法挽救台湾事业,再加上也没有人想出来主导,在这样的情况下,魏家的积极度自然大减,只能以拖待变。」市场人士观察,但这对顶新的诚信,无疑又是一次重击。

有了先前的情况,这次顶新请来李凤翱想要救味全,自然引发外界质疑,是不是「玩真的」。李凤翱指出,他是在食品GMP协会与食策会上与魏应充认识,后来魏应充遭到收押,他是与魏应交达成共识后,决定接手味全董座,「我很简单,就是把味全做好,其他什幺都不必管,味全是一家上市公司,绝对可以走出自己的路。」李凤翱满腔热血地说,未来除了生产履历外,更会推动企业伦理与公益关怀,希望台湾人不必再怀疑餐桌上的食物到底能不能吃。

李凤翱是改革者还是门神?

李凤翱直言:「我长期在思考食安议题,现在有机会做,我当然就义无反顾,袖子一捲、裤子一撩就来做了,至于消费者何时才会接受,我只能尊重。」顶新集团高层则私下透露,「当时真的找了很多人都不愿意来接,李凤翱就是有一点憨胆,不然这种气氛下,谁敢来接?」

食品同业分析,味全本来就是一家体质健全的公司,其所掌握全台近3分之1的生乳量,更是味全的金鸡母,「只要还有生乳量,味全就能继续发展下去,找来李凤翱出任董事长,只是找回消费者信心,毕竟现在味全所面临的消费者抵制,都是信任问题。」

法人更直言,顶新不论未来是否出脱味全股权,第一步都是要把味全经营好,「顶新身为味全的最大股东,只要味全做得好,顶新进可攻、退可守。即使暂时将大权放出去,长期仍然符合集团利益。」

有趣的是,当年消基会是在米糠油等事件后,为争取人民权益而设立,李凤翱也曾经是其中一员;而现在,一样是黑心油品所引发的食安风暴,这次他却摇身成为食品业者负责人。最擅长利用民气对抗企业的人,现在要反过来抢救企业民气;究竟是门神还是改革者?外界都拭目以待。


原标题:消保大将跳味全火坑 救得了顶新吗?三十亿基金没下文 魏家诚信再受质疑